第407章 本王何时信过命
书名:王府里来了个美人儿 作者:沈画词 本章字数:2380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4 22:48:51

消息传得很快,许府闻风而动。

许邕跑的急,上气不接下气,站在院门口时就大声的问,“如何了?生了没?”

哪有这么快?

陆心水一颗心七上八下的,边把蒲扇拍的呼哧呼哧作响,边回头看他,一下子注意到他两只鞋都穿反了,顿时话到嘴边,被噎了下,顿了顿才回答说,“人刚送进去呢,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,就是听着这声音吧,我心里面闹得慌。”

她说话时,朝着陆廷野瞥了眼。

自许知意进去之后,他就保持那个姿势再没变过,好像心和魂都跟着一起去了。

许邕这会儿也走到跟前,眼巴巴的瞧着里面,脖子似都伸长了几寸。

一个个的都这样。

陆心水理解他们的心情,便没多说话。

她又不自觉的低头看去,轻轻推了推许邕,提醒说道,“你鞋穿反了。”

“哦。”许邕没看她,眼睛还黏在门上,又自顾自的重复了句,“哦。”

“……”

陆心水没再理会他,初秋半下午的阳光,晃的人眼睛疼。

她走到廊下,离得近了些。

这时候再看,许邕才蹲下去换穿反了的鞋子。

时间被一寸寸拉长,极为难熬。

整个院子里,以及整个天地,都只剩下许知意痛苦的惨叫。

所有人的表情都极为凝重。

突然,屋子的门终于打开。

青果红着眼睛,端着一盆血水出来。

陆廷野见状,人已经冲到跟前。

看着那盆血水,他抿了抿唇,而后问道,“王妃怎么样了?还没生?”

生了是能听到婴儿啼哭的声音的。

“啊!”

里面再度传来惨叫声,先前是隔着一道门,现在就这么冲劲耳膜,吓的陆心水汗毛都竖了起来。

陆廷野和许邕几乎同一时间往里面跑,结果却被两个妇人堵在门口。

“王爷!您可不能进去啊!”

“女子生产最是污秽,沾染污血,对王爷不利啊!”

“您见过哪有女人生产男人进去的?”

“我的好王爷,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!”

“……”

陆廷野双唇紧抿,几乎成了一条笔直的线。

吵。

各种各样的声音,吵得人心烦意乱。

来往的脚步,推搡的人群,刺激着他本就脆弱的神经,而在这纷纷扰扰间,他只听见她的惨叫。

“他们是他们,本王是本王,本王何时信过命?都给我滚开!”

男人的声音,沉甸甸的如同闷雷,砸在每个人的心上。

他抬起头,直勾勾的盯着对面的妇人,目光暴戾而可怕。

“区区污血,难不成还能改了本王的命数吗?本王的命数,只有本王能改!”

流云看到他额上的青筋,还有隐隐发颤的手,十分清楚,他正在暴怒的边缘。

今日算是大喜的日子,又是王妃临盆之日,他不想横生枝节,给小少爷带来罪孽,于是呵道。

“还不赶紧让开!”

妇人们这才惊觉,此刻站在他们眼前的,是跺一跺脚,整个西凉都要为之震上几震的人。

她们如梦初醒,身子抖的跟筛子一样,怕的忙让开道路。

陆廷野走了进去。

许邕紧随而至,没想到前面的男人忽然停下,他来不及停下,便撞了上去。

“你出去。”陆廷野皱眉,冷声说道。

陆心水连忙拉住许邕的衣袖,说道,“你进去…不…不方便。”

许邕大概也想到了什么,脸倏地通红,不用陆廷野再多说什么,便低着头重新来到院中。

他还是和刚才的样子一样,站的直挺挺的,眼睛直直的望着他们。

陆廷野再等不及,阔步进了屋,房门砰的一声,再度隔开两个世界。

屋子里面有很重的血腥味。

正在忙活的接生婆,看到有男人进来,先是一惊,刚要开口怒斥,等看清了人,一个个闭了嘴。

她们齐齐行礼,“王爷。”

陆廷野抿着唇,“忙你们的。”

他面上如同镀了层寒霜,站在那里,不怒自威,吓的所有人都有些手足无措。

好在接生婆是有经验的,心理素质非常人能比,继续有条不紊的做手上的事。

即便陆廷野来到旁边,还是眼风不变。

一盆又一盆的热水端过来,又一盆接着一盆染成了血水。

陆廷野看着她下面涓涓流出来的血,藏在袖中的手,死死的掐着,尽管早就失去了知觉。

他不知道生孩子要流这么多的血,一个人的身体里能有多少血,经得住这样的往外流……

陆廷野的呼吸都放轻了。

他不敢再看,仿佛不看,那些流出来的血就不存在。

普天之下,他最害怕的,就是许知意出意外。

这比他自己遭罪,还要难以忍受。

他逃也似的来到前面,小女人脸色惨白,两眼迷离,额上的冷汗,大颗大颗的往下掉。

她痛的失去意识,分不清身处哪里,放在两边的手攥成拳头,指关节都泛着白。

陆廷野握住她的手,她手心也是汗,湿漉漉的沾了他一手,但他不会松开。

“娇娇……”

他喉咙发痒,低声心疼的唤她名字。

许知意在山水汹涌起伏间,仿佛觅得一线生机,她缓缓睁开眼,近在咫尺的是一张俊脸。

男人眸色中满是心疼与隐忍,随时都要哭出来般。

许知意疑惑,转而失笑的问道,“你怎么进来了?”

他个子高,弯腰同她说话,不仅别扭,她歪着头也难受,于是他跪下来,就在她的床边。

“想进来陪你。”

许知意记得迷迷糊糊间听到了吵闹,之前觉得模糊不清的,现在想来,可不就是这男人的声音。

她看着他皱起的眉宇,伸出手,替他抚平,“别皱眉。不好看。”

“恩。”他抓过她的手,放在唇边,亲了下,“都听你的。”

“不是不让男子进来吗?你还是出去吧,这里都是血。”许知意笑笑,这会儿看他,哪怕权倾朝野,在她跟前,也局促紧张的像个孩子。

陆廷野看她脸色更白了,一步都不舍得走。

他低头在她脸上亲了口,“我不走,就陪着你。”

话音刚落,许知意还是没忍住,低叫出声。

稳婆在旁边大喊,“夫人,开八指了!您再忍忍啊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