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章 在魔界的际遇(二)
书名:仙魔在天 作者:田小田的甜 本章字数:3263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9 08:27:01

牙珉便这般留在了绝上神殿,起先的九日里他安安静静地呆在安排给自己的房中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整日都留在房内打坐、静养。每日都有魔灵小厮为他送来饭食,但他从不向小厮打听任何有关魔界与魔君的事情,除了点头致谢甚至连眼神交流也无,真正做到了淡泊从容,不疾不徐。

到了第十日,魔君终于要见他了。

那天一大早,一个魔灵小厮就敲开了他的房门,告诉他魔君相请,牙珉心中一阵激动,但面色之上却仍旧保持着平静。他一路低头跟着小厮,小厮带他在神殿中穿来绕去走了很久,他既不出声询问也不敢抬头乱瞟,一心看着自己的脚尖,一副规矩自持的模样。

最后小厮将他带到了一处大殿前,牙珉瞟了一眼大殿门楣上的牌匾,立刻将“朝圣殿”三个字记在了心间。

只见朝圣殿的宫脊上雕琢出各种吞金稳兽,殿柱上众多玉麟鳞环绕攀爬,还有那千年不卸的名花依十二斗天星的位置按次摆放,殿中还有一个硕大的炼药鼎炉,鼎炉旁依序开辟出一小方黑土,其间万万载常青的瑞草长得茂盛而葱茏,这些无意流露的兴盛安平之象让牙珉暗自心惊,原来魔界并非世人所想的那般荒芜凄凉,反倒犹如世外桃源般遗世独立为一方孤绝的圣境。

魔君此时正坐在朝圣殿首端一张金镂玉刻的大案椅之上,他斜斜的靠着案椅,一条腿在身前笔直的伸着,整个人散发出一种不羁、随性却又让人不敢直视的霸气,让牙珉瞬间就双膝一软跪了下去:“拜见君上!”

雷龠扬起手指了指朝圣殿:“你看本君的殿宇如何?”

牙珉立刻激动地回答:“世人都说魔界寸草不生、百花难开、荒凉萧索到无以复加,岂知魔君的绝上神殿内竟有如此大气恢宏的所在,世人的愚钝已到了闭目塞听的地步!牙珉若不是亲眼所见,也万难相信如今的魔界已被君上打造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圣境!”

雷龠勾起唇角挂出一抹浅笑:“你倒是个难得的明白人!”

牙珉立刻低头俯首道:“牙珉自来到魔界便下定决心追随君上,若能为君上分忧,牙珉万死不辞!”

雷龠冷冷一笑:“如今你这幅身子谈何为本君分忧,仔细将养着吧,莫要一不小心就魂归九天才是你首先要思量的问题。”

牙珉便笃定地道:“牙珉深信君上能助我恢复上仙之力,届时便是牙珉为君上效犬马之力之时!”

雷龠闻言便朝他道:“你这副性子太过冷僻晦暗,实在不为本君所喜……”见牙珉闻言忍不住哆嗦了一下,雷龠便又拖长了声音道:“不过……本君眼下也正是用人之际,待本君恢复了你的修为,就由你作为本君的眼睛和耳朵,行走四界五湖之间,将本君想要知道的消息带回,将本君想要做的事情完成。”

牙珉立刻惶急地匍匐于地,口中大声叫道:“多谢君上,牙珉从此必当肝脑涂地、忠心不二!”

此时三问从殿外无声无息的飘了进来,手中托着一个古朴的宝匣,他未对牙珉说一个字,而是安静地站到了雷龠身旁。

而雷龠随手向殿中的那个炼药鼎炉一抓,炉盖便霍然开启,从炉内飘出一枚黑气缭绕的丹丸,雷龠朝仍旧跪于大殿正中的牙珉一指,那枚丹丸便如同识人般飞到了牙珉的身前。

就听雷龠用不容置疑的口吻淡淡说了三个字:“吃了它。”

牙珉立刻抓过丹丸毫不迟疑地塞入口中,丹丸入口即化,他的七窍中立刻飘出丝丝黑气。而此时雷龠又凌空朝他一抓,他便如牵线木偶般飘到了雷龠跟前,便听雷龠那没有温度的声音低低响起:“求离剥了你的仙骨,那本君就再给你铸一副魔骨!”

雷龠话音刚落便抓住牙珉的双肩往下一压,原本漂浮于半空的牙珉便被压坐于地,雷龠又往他前胸一推,他便不由自主的转了个圈,变为背对雷龠,雷龠就翻起手掌在他背心、肩胛、双臂、脊椎等处一阵拍打,牙珉虽疼痛难忍但也咬紧牙关不发出分毫声音,任凭雷龠将他一身筋骨拍得嘎吱作响。

而此时,他方才咽入腹中的那颗丹丸如一团烈火在他腹腔中燃烧,黑气裹着白气从他发肤间渗出,那种烧灼卷舔、将他寸寸皮肉粘连在一起的感觉让牙珉生不如死,即便竭力控制,他脸上的表情也越加显得狰狞。此时,他的衣衫早已变为寸寸破布,从他身上滑落而下,唯剩一条亵裤为他遮羞,在他的皮肤变得如剥了壳的虾子般红嫩时,雷龠突然一掌落在他的天灵盖上,此时的牙珉也终于暴发出一声响彻长空的哀嚎。而雷龠并未停手,从他的掌心源源不断地涌出阵阵暗沉浓稠的黑气,争先恐后的涌入牙珉的身体之中,他的皮肤渐渐由红转黑,最后彻底便为淡淡的黄白,而他的骨骼在他体内咯吱作响,似每块骨头都在重新生长、黏合,变为了另一副更加强健的骨架。

当雷龠终于收回他的手掌时,牙珉也颓然倒地。他浑身上下虽使不上半分力气,但他知道自己体内的那副筋骨已完全不同。他那张苍白的仍旧挂着冷汗的脸上竟现出了笑意:“多谢君上……为我……为我重铸筋骨!”

雷龠看都未看他一眼,只朝三问点了点头,三问就将手中的宝匣打开,取出一面极不起眼的镜子放在一旁的案几之上,只见那面镜子只有巴掌大小,古铜材质,雕绘着云纹瑞兽,镜面下还有一个秀气笔挺的镜座,分明就是南湖的那面清流镜。

雷龠口中轻念了一道法诀,又朝清流镜一指,镜中便涌出了一片莹亮晶粹的光芒,那片光芒正好将匍匐于地的牙珉映照其间,让他顿觉通体舒畅,刚刚重铸的筋骨继续生长凝实,须臾间就让他有了力气爬坐而起,于是牙珉就那般在光雾中盘腿而坐,静静享受神镜的滋养。

如此,在魔界的前半年,牙珉都并未做旁的事,只是每天在清流镜前调息打坐一个时辰,享受清流镜中的神光洗涤筋骨之效。他对清流镜的来龙去脉自有听闻,但在雷龠面前却并未多问一言,他清楚的知道眼前的魔君便是能为他改天换命的唯一人选,他只想恢复神通,继而变得更加强大,旁的事情对他来说都并不重要。

也不知这清流镜到了魔君手中发生了何种变化,牙珉只觉它的神光不但能洗涤筋骨,强大神魂,竟还能向他传送源源不断的灵力,使得他的修为恢复得相当迅疾,数月就已恢复到上仙之境。

当牙珉欣喜地在雷龠面前展现实力之时,雷龠却淡淡地道:“要替本君办事,你的实力还差得远!修习不可断,清流镜的神光也不可断!”说完丢了一本《修魔秘籍》给他,让他每日按照其中的法诀参悟修习,而牙珉自是半点也不敢偷懒,往往是夙兴昧旦、宵衣旰食,如今也已达黑气缭绕的魔仙之境。

如此,在前几日,雷龠就对他说:“你已小有所成,如今的你哪怕是面对天界的上仙也能略胜一筹,是时候出去走一趟了。”

牙珉就犹疑地问:“君上有何吩咐牙珉无敢不从,但如今我已为魔……当真可出这万源地心去……去走上一遭?”

雷龠就笑了:“时日久了恐怕不行,但三日内本君保你无恙!”

牙珉一听立刻垂首而言:“是!任凭君上差遣!”

雷龠就笑问他:“你不问本君有何种办法对抗这为魔者不得出万源地心的天地法则?”

牙珉就道:“君上说有办法就定有办法,臣下没有资格问询君上,臣下也没有必要问询君上,臣下永远相信君上!”

雷龠朗声一阵大笑:“哈哈哈哈,你倒是深谙伴君之道啊!”说完将原本拿在手中的一个锦囊抛给他:“此锦囊中有一粒种子,你寻个法子将这枚种子种到桃小别家的院子里,等此种子长大开花之时,不管是求离还是桃小别,都会出现神魂不稳之象,届时,你便可凭如今的魔仙之力杀了他们,报你剜筋剥骨之仇!”

牙珉一时惊喜交加:“多谢君上顾念!其实臣下之仇并不急在一时,还是以君上的大计为先!”

雷龠就挑起嘴角挂出一个讥诮的笑意:“本君的大计就是让一众仙神难堪!素闻求离最为护短,那今日本君便也学一学他,让本君身边的人都痛快痛快!而收拾了求离父女,本君自然也会心头大悦!”

牙珉那张坚毅的脸上立刻显现出一抹得意之色:“多谢君上!臣下这就回趟泰青崖,与我的师兄、师侄商议一番,定能想出一个万全的法子,将此枚种子神不知鬼不觉的种到求离的院落之中!”

雷龠一听像是极其高兴:“好!再拉一个仙家大派进来!从此,咱们魔界与天界的较量,算是终于开始了!”说完他一掌拍在面前的案几之上,黑色楠木上赫然现出丝丝游走的裂纹,如老妇脸上的皱纹,在桌面上开出了一朵苍老的花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